主页 > 长知识 > 正文

贾府中最受男人喜欢的“小三”是谁?

更新时间:2018-01-12 13:38 互动: 文字大小: 浏览: 手机浏览

说起贾府中想做“小三”的人大概难以计数,因为在这个“昌明隆胜之邦,诗礼簪缨之族”的豪门贾府中,不仅有许多兼具使女与“小三”双重身份的丫环,而且还有更多的争做“小三”的丫环。那么,谁才是最受男人喜欢的“小三”呢?通观一部《红楼梦》,不难看出,最受男人喜欢的“小三”非平儿莫属。

平儿,是风姐的一个心腹通房大丫头。通房大丫头,通房又称“收房”,兼具使女与小妾双重身份,虽然地位比姨娘低,但也是名正言顺的“小三”。在主人面前,她是丫环,在下人面前,她就是少奶奶。因此,在平儿第一次出场的时候,第一次进入贾府的刘姥姥“见平儿遍身绫罗,插金带银,花容玉貌的,便当是凤姐儿了。才要称姑奶奶,忽见周瑞家的称她是平姑娘,又见平儿赶着周瑞家的称周大娘,方知不过是个有些体面的丫头了。”

在贾府中,平儿的确只是一个有些体面的丫头罢了。她是凤姐的陪嫁丫头。在当时,出嫁的小姐是少不了陪嫁丫头的协助的,所以平儿是王熙凤的心腹。又因为王熙凤在贾府中是掌握大权的当家奶奶,所以平儿就理所当然地成为她手下的得力帮手了。所以,平儿不能是麝月那般的平庸,否则便当不上王熙凤的帮手了;平儿也不能是紫鹃那样只有一个忠心,否则便成为凤姐手惟命是从的走狗了。平儿也不能是袭人那般工于心计的,否则就会与王熙凤狼狈为奸,助纣为虐了。对于平儿,兴儿倒有一番评价:“倒是跟前的平姑娘为人很好,虽然和奶奶一气,她倒背着奶奶常作些个好事。小的们凡有了不是,奶奶容不过的,只求求她去就完了。”可以说兴儿的话是最为中肯的,平儿的为人首先是“和奶奶一气”的。对平儿这个人物,作者没有交代她的任何关系,她似乎天生下来就是给凤姐儿做丫头的,她没有父母和兄弟姐妹,只有一个小姐,于是她就死心塌地地跟着这位小姐。“这平儿是她自幼儿的丫头,陪过来一共四个,嫁的嫁,死的死,只剩了这个心爱的,收在屋里,一则显她贤良,二则又拴了爷的心。”

王熙凤逼着平儿做小妾,这位俏丫环没有象鸳鸯那样大闹着不肯,而是委委曲曲的做了有名无实的侍妾,“大约一年两年之间能和贾琏有那么一回。”“那平姑娘又是个正经人,从不会挑三窝四的,倒一味忠心赤胆服侍她,所以才容下了。”平儿连自己的终身大事也完全由王熙凤做主了,这一方面是出于她与凤姐自幼的深厚感情的原因,但另一方面更多的是由于平儿身上带着的深深的奴性。但平儿并不是天生下来就带着奴性的那种卑贱的骨头,这位丫头很可能是生下来就是王家的奴隶,她所受的教育必然都是以主子为天的,而且又摊上了王熙凤那么一个有强烈的指使别人的欲望的主子,所以她骨子里头的奴性自然就重了。且看当鸳鸯被贾赦逼着做小老婆时,平儿虽然是同情鸳鸯的遭遇,但她是这样说的:“你不去,未必得干休。大爷的性子,你是知道的。虽然你是老太太使的人,此刻不敢把你怎么样,将来难道你跟老太太一辈子不成,也要出去的。那时落了他的手,倒不好了。”言下之意是劝鸳鸯屈服,平儿清楚地知道贾家的势力很大,一个丫头是逃不过他们的手心的。但她并没有进一步认识到要去反抗这种势力,反而认为乖乖的做一个名正言顺的“小三”才是解决问题之道。文章出自www.china-ufo.net平儿在王熙凤与贾琏的矛盾的夹缝里过日子。在“凤姐泼醋”的那回书里,平儿遭到王熙凤打了几下后,只会“有冤无处诉”,气得干哭并痛骂鲍二家的。后来她到袭人处诉苦也只是说:“好好儿从那里说起,无缘无故白受了一场气。”接着又说:“二奶奶倒没说的,只是那淫妇治的我,她又偏拿我凑趣儿,况还有我们那糊涂爷打我。”平儿到这时还只把挨打挨骂的原因归结到鲍二家的身上,至多也只是让贾琏分摊一点不是,而完全不计较凤姐儿对她人格上的侮辱。后来凤姐奉贾母之命来安慰她时,“平儿忙走上来给凤姐儿磕头,说:‘奶奶的千秋,我惹了奶奶生气,是我该死……昨儿打我,我也不怨奶奶,都是那淫妇治的,怨不得奶奶生气。”

遭到王熙凤的打骂,平儿哭的和泪人似的,这才有了贾宝玉在平儿面前尽心的机会。这无疑是一处非常动人的对比:通过宝玉的精心呵护,衬托出了平儿这么一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儿需要的是象贾宝玉这样的男人的关怀,可命运就是这样的无情,偏偏让平儿去伺候这样一对主子,一个是“惟知以淫乐悦己,并不知作养脂粉”,一个是霸道自私,作威作福。论理说,平儿为了这对主子,已经做得够周全妥贴的了,但还遭此毒打。正如宝玉所想,“想来此人薄命,比黛玉犹甚”。

在“送宫花贾琏戏熙凤”一回中,贾琏和王熙凤白日宣淫,平儿还要在一旁端水喊人的伺候着,这就是她这个通房大丫头经常要面对的一项既尴尬又艰巨的工作。不知贾琏与王熙凤二人亲热快活的时候,作为“小三”平儿的心中是什么滋味。一向平和的她此时此刻心情能平静得了吗?她一见到周瑞家便问,“你老人家又跑了来作什么?”从这句不耐烦的问话中,隐约可以看出平儿心中的许多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