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长知识 > 正文

69年周恩来如何向苏联抗议铁列克提事件

更新时间:2018-01-12 13:43 互动: 文字大小: 浏览: 手机浏览

1969年9月11日,周恩来总理与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在北京首都机场举行了历史性的秘密会谈。这次会谈,既有偶然性,又有历史必然性。

寻找会谈机会

1969年3月珍宝岛事件后,苏联领导集团内的一些强硬派变本加厉地制造反华舆论,沿中苏边境部署重兵,不断挑起边境冲突,经常举行大举袭击我国的军事演习,中苏关系十分紧张。在苏联领导集团内属于较温和一派的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出于实用主义需要,试图改变对我国的战争边缘政策,缓和同我国的紧张关系。1969年7月,柯西金曾希望通过“热线”同毛泽东、周恩来通电话,但被中南海话务员断然拒绝。周恩来知道此事后极为重视,要求话务员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但是中苏一次沟通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1969年9月3日,越南劳动党主席胡志明逝世。柯西金希望利用出席胡志明葬礼的机会,在河内会见周恩来,但他未曾料到,周恩来先于他去了河内,悼念胡志明后即回国。

此后,李先念副总理赴河内参加葬礼。柯西金在葬礼上同李先念寒暄几句,然后通过越南外交部转告中方,希望回国途经北京会见周恩来。但因为越南外交部亚洲司的官员未及时转达这一重要消息,直到柯西金的专机离开河内,也没有得到中方的答复。周恩来得知消息后,马上指示驻越使馆,中方同意11日在首都机场进行会见。当柯西金得到周恩来同意与他在首都机场会晤的消息时,他的专机已从河内通过印度到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他与勃列日涅夫电话沟通后,马上从杜尚别飞到伊尔库茨克,又从伊尔库茨克飞到北京。他在会谈中告诉周恩来,前一天他整整飞行了20个小时。临时措施协议

9月11日上午10时40分,柯西金的专机抵达北京首都机场。10时50分,在首都机场贵宾室周恩来与柯西金开始政治会晤,14时30分结束,持续了3 小时40分。中方参加会谈的人员有: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谢富治,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外交部苏联东欧司司长余湛,翻译方祖安、王荩卿,我担任速记记录。苏方参加会谈的人员有:卡图谢夫、雅斯诺夫、巴扎诺夫、贾丕才、库里克、叶里扎维金,翻译顾达寿。会谈开始后,周恩来首先转达了毛泽东、林彪对柯西金的问候。柯西金表示十分感谢,并转达了勃列日涅夫和全体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对毛泽东、林彪、周恩来和其他同志的问候。柯西金问怎么谈。周恩来说:“先听听你们的,随便谈,不受拘束。”柯西金说:“我们之间积累的问题很多,要一个一个讨论,可以讨论三个月,但如果把这些问题扔掉,就可以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周恩来机敏地说:“要把老问题抛掉是不可能的,可以放在脑子里,先谈现在的问题,要往前看。”

柯西金表示:“首先,可以谈这个问题,即现在西方报刊和以美国为首的力量正利用一切办法使我们冲突起来。全世界的情报机构花费大量经费干这件事。以尼克松为首的反对派势力采取一切手段,使我们两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发生冲突。未来他们能做到这一点,就可以把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在全世界搞垮。”周恩来非常清楚,柯西金提出要先谈这个问题的目的,是想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挑拨和威胁来转移视线,掩饰中苏关系紧张的实质和现状,这样会把会谈引入歧途,这不是我们所需要的。周恩来立即采取主动,提出首先要谈当前两国的关键问题——边界问题。但他并没有忘记,先提一下理论和原则争论,点到为止。周恩来说:“约五年前,毛泽东同志对你说过,理论和原则问题的争论可以吵一万年。你说,是不是不要这么长。毛泽东同志说,根据你的建议可以减少一千年。但这是理论的争论,对这些争论,你们可以有你们的见解,我们可以有我们的见解。当时,毛泽东同志就说过,这些争论不应该影响我们两国的国家关系。因为不同意见的争论,不要说现在,就是到了共产主义社会,一万年以后,也会有矛盾,有斗争。文章出自www.china-ufo.net有问题,只要我们能心平气和地来解决,总是可以找到办法。”然后话锋一转说:“今天,我们只有三小时,所以,我想抓关键性的问题来谈。什么是关键问题呢?是边界问题。关于边界问题,我们在5月24日发表了声明。我可以很直率地告诉你,中国对苏联没有领土要求。边界问题是历史造成的,不由我们两国人民负责,当时我们两国人民都处在无权的地位,是沙皇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所以我们主张以条约为基础,对争议地区可以调整。”周恩来指出:“在边界问题解决前,应该维持边界现状,避免武装冲突。怎么停止武装冲突呢?我们主张在中苏边界有争议的地方,双方武装力量脱离接触。我不是说,中苏边界都是有争议的地方。”柯西金问:“哪些地区你认为是有争议的呢?”

周恩来说:“只要双方会谈,打开地图就知道了。今年发生冲突的地方都是争议地区。你们总说,我们要打仗。我们现在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们自己的事还搞不过来,为什么要打仗呢?我们领土广大,够我们去开发的,更何况我们是共产主义者,我们怎么会向外侵略呢?我们没有任何军队驻在国外,我们也不会侵略别人。所以,你们可以相信,我们不会侵略苏联。你们过分紧张了。你们调了很大的兵力到远东。我同意你说的,美国正动员西方一切舆论挑拨中苏关系,希望我们两个伟大的国家冲突起来。我们无意向你们挑衅,但你们却在远东、外贝加尔、哈萨克斯坦调集大批军队(谢富治插话:还有蒙古。你们还搞大规模军事演习,还有飞机)。你们的飞机常常侵入我们的边界,你知道,我们在边界没有一架飞机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