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闻异事 > 正文

1972年63军副军长抢枪杀人后竟逃跑自杀

更新时间:2018-01-11 16:56 互动: 文字大小: 浏览: 手机浏览

我采访陆军指挥学院政委宋双来中将(曾任63军副政治委员)时,听他讲述了63军的大事之一余洪信案。之所以对这个震惊全国的大案感兴趣,是因为1972年我正在山西高显总政五七干校,看见过余洪信的通缉令,颇有草木皆兵之感。后来听说逃犯已在榆次郊外麦地自杀,大家才松了口气。

李向阳式的战斗英雄

1972年5月18日凌晨,63军副军长余洪信打死曹步墀(63军政治委员)爱人邢玉荣,又打伤杨兆魁(63军副政治委员)等,携双枪外逃。如此特大政治事故,引起中央军委、北京军区首长的高度重视,立即军内通报,并由公安部全国通缉,严防余洪信继续作案并偷渡出境。宋双来中将说:“在人民解放军的队伍中,一名高级干部行凶杀人,又畏罪自杀,确实是极为罕见,闻所未闻的。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一种结果?熟悉和不熟悉这一情况的恐怕都会提出这样的疑问。对这个问题,我作为当时63军党委常委中一名成员,觉得很值得沉思,也算历史教训吧。”余洪信(1925~1972),河北省武强县孙庄乡西五祖寺人,著名战斗英雄。他侦察兵出身,高大、黑胖,很有威风,能飞檐走壁,双手打枪,善打硬仗恶仗。看过电影《平原游击队》的人都不会忘记那位手执双枪、驰骋在敌人心脏的游击队长李向阳,他带着永不言败的微笑,神出鬼没,足智多谋——余洪信就是李向阳式的传奇人物。石家庄是全国第一个解放的大城市,电影《解放石家庄》攻城的镜头中就有余洪信在枪林弹雨中冲锋。抗美援朝金城战役中,有人说余洪信是奇袭白虎团的尖刀营营长,在2小时40分内,穿插营在敌人心脏穿插前进9公里,战斗10余次,直捣白虎团团部。战后“白虎团”因丢失军旗被解散。

1950年代末期,余洪信已是187师559团团长了,1960年代提升较快——187师副师长、187师参谋长,1966年12月以后提升为187师师长。余洪信作为军人是称职的,他身经百战,战功赫赫,多次负伤。通缉令中有一段话:“(余洪信)头顶稍后有拇指大的一块伤疤没头发(内有弹片)……喉头下方偏右有子弹伤痕……右肩有伤痕,比左肩低。”余洪信头部的弹片始终未能取出,每逢阴天下雨就会头疼。英雄的骄傲和弹片的折磨,或许加重了他性格中的刚烈和暴躁。余在抗战干部中是进步较快的,他是军事主官,聪明肯干,抓工作稳准狠,干脆利索。但他看不起政工干部,对同级和下级毫不客气,动辄责骂,颇有军阀作风,许多人都怕他三分。文章出自www.china-ufo.net巴彦淖尔盟的“前指”总指挥

中苏关系紧张,中国全面备战,战争颇有一触即发之势。1969年7月,时任师长的余洪信率187师开赴内蒙古集宁。为防止苏联入侵,执行紧急战备任务。10月28日,毛泽东签发调防命令,63军从河北移防山西,第187师驻地为榆次。11月,宋双来、刘信被任命为63军副政治委员,余洪信被任命为63军副军长,此时余洪信44岁。1970年3月,63军奉命开赴内蒙古,执行历时5个月的战备支边任务。军主力作大纵深梯次配备,并担任包头市及巴盟的军管任务。余洪信并没有等来让他大显身手的战争,却等来了他完全不熟悉的军管。“文革”严重停滞了内蒙古的工农业生产。到1969年11月,内蒙古境内积压了两千多辆火车车皮,商业网点瘫痪。12月19日,中共中央决定对内蒙古实行分区全面军管。内蒙古“前指”由北京军区司令员郑维山(后为尤太忠)坐镇,巴盟、包头由63军负责,巴盟“前指”主要负责人是63军副政治委员田荫东。可能因为战争的空气越来越浓厚,1970年春63军副军长余洪信接替田荫东,同时出任张家口一带的北方边界总指挥。

余洪信大权在握,工作不能说不努力。但他从未当过“父母官”,把地方当军队一样管理,举手投足之间仍带着往日的“军阀作风”。巴盟流传着余洪信的几个段子。他在县百货商店看到手表不错,二话不说戴到手腕上,转身就走。第二天经理正在着急,余洪信派警卫员把钱如数送来了。1970年7月底,石家庄地市代表团到巴盟慰问解放军。临河县没有组织好欢迎,余洪信在火车站当着上千群众的面把革委会主任、武装部政委张兴旺骂得狗血喷头,谁也不敢阻拦。大家越害怕,余洪信越肆无忌惮。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军队进入一级战备。余洪信的长处就是带兵打仗,越难打的仗越显示他的能力,但部队却迟迟没有来替换他。虽说巴盟也算前线,但总不能让他指挥“锅碗瓢盆”啊,余洪信越来越焦躁不安。10月9日,63军向团以上干部传达“九一三”事件。余洪信不是林彪部下,也与“九一三”事件毫无牵连,但他是武将,崇拜林彪。四野的“八路军”好几个都授了少将,如果他在林彪手下,授个少将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可林彪怎么跑了呢?和平年代舞枪耍棒十八般武艺是否吃不开了?余洪信有点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