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长知识 > 正文

《红楼梦》是本奇书,《红楼梦》揭示的10条婚姻真相

更新时间:2018-03-14 20:40 互动: 文字大小: 浏览: 手机浏览

《红楼梦》是本奇书, 鲁迅评价它说:“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作为一个写情感的女性作者,我看到的,则是痴男怨女与滚滚红尘。

故事里的时间和空间是虚拟的,但情和欲却殊途同归。

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撕下时代、身份与背景的标签,本质差不了多少。

遇到爱和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看过《红楼梦》的人,都喜欢谈论林黛玉和薛宝钗谁更适合做妻子。

多数人倾向于薛宝钗,她端庄美丽识大体,集才干与情商于一身,几乎能满足世俗对完美妻子的所有要求。

可贾宝玉偏偏不喜欢,他执着地爱着那个小心眼爱赌气的林黛玉,对所谓的“金玉良缘”充耳不闻。

小时候不懂,只简单归结为情有独钟,以为爱情毫无道理可讲。长大后重读,却从那句“林姑娘从不说这些混账话”中,猛然窥见相爱的秘密。

抛开前世注定的神话色彩,宝黛爱情的基础其实就是一个“懂”字。

懂他为何不热衷于功名仕途,允许他处江湖之远,鼓励他去做一个“无用”之人,甚至能与他一道不爱苍生,只爱风月。

所谓的爱情,不就是茫茫人海中遇见另一个能与你共鸣的灵魂?

对你好和我爱你是两回事

大观园中的年轻丫鬟,大多做着一个飞上枝头的美梦。而现实与梦境之间的桥梁,就是很懂得怜香惜玉的宝二爷。

不怪她们想入非非,实在是贾宝玉式的温暖总会让人产生错觉,误以为这多情公子钟情于自己,从而生出些无妄的期待来。

你看,为了哄晴雯一笑,他可以由着她撕破扇子,也能屈尊给麝月篦头,还专程把贵妃赐的酥酪留给袭人……

到了现在,我们把贾宝玉这样的男人称作中央空调,他始终都在无私地为所有人送温暖。而你,总会被那些细微温暖感动,误以为爱情姗姗来临。

别傻了,对你好的原因不一定是他爱你,对方可能只是习惯了自己的“暖男”人设。

可你需要的,并不是一台中央空调,而是专属你的人肉暖宝宝。

一方太强势的婚姻难幸福

王熙凤是个女强人,精明能干雷厉风行,手段也十分了得,拿秦可卿的话来说,就是“脂粉堆里的英雄”。

和大部分强悍的人一样,她把这种姿态和模式带入了婚姻。于是颐指气使,把丈夫管得死死的,甚至不许他和女人多说一句话。

可感情就像捧在手里的沙,捏得越紧,流失得就越快。更何况她的丈夫贾琏,本就是见一个爱一个的浪荡子。

等到偷娶尤二姐时,贾琏已经把妻子贬到了尘埃里:“人人都说我们那夜叉婆齐整,如今我看来,跟你拾鞋也不要。”

感情磨灭在意料之中,休妻也是贾琏的怒气积累到极限的必然之举。

婚姻不是打仗,也不是竞争,何必非要胜过爱人一头呢?

真正的门当户对,绝不仅仅是家世相当

王夫人是贾政明媒正娶的妻子,可纵观整部《红楼梦》,却找不到一句两人亲昵关系的描写。

更多时候,他们都只作为荣国府二房的男女主人出现,在众人面前相敬如宾地“恩爱”着,带着一丝疏离的礼貌和客气。

当王夫人还是王小姐时,她未必高兴嫁给贾政。可父母之命摆在面前,人人都说,门当户对才是琴瑟和谐的大前提。

但她还是被现实狠狠地打了耳光,聊不到一起,即使同床共枕而眠,也没有多余的话可讲。两人的话题,被牢牢禁锢在儿女与家务应酬上。

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了几十年,儿女双全富贵满堂,真真应了那句话,“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可真正的门当户对,并不完全是家世背景的完美贴合,更是精神世界的相互吸引与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