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长知识 > 正文

振兴东北夭折,那位东北大学老校长做错了什么?

更新时间:2018-03-31 20:07 互动: 文字大小: 浏览: 手机浏览

2018年初,东北人的形象在互联网上连续遭到了数次暴击,亚布力滑雪场的毛振华事件、震动全网的雪乡宰客事件、雪乡路上恶意竞速导致游客车祸事件等等等等。

祖国的这片白山黑水,未来怕是还会迎来多次舆论危机。想来想去,对那些上了新闻遭到处理的无良旅游业主,别的没什么好说,只能说一句活该。

可以说,“投资不过山海关”从一个段子变成了真理,山海关以东,大连港以北似乎成为了民营经济的陷阱。企业要来投资,将会面对暗黑的土地和冰冷的雪。哪怕巨头大如京东,想在东北投资都要跨过各层机关,直接与各省府最高领导层洽谈。

京东将在东北地区投资布局

东北地区越来越与“人口流失”和“民营经济差”划等号,这些问题还往往会被追溯到计划经济时代乃至伪满甚至奉系时代,似乎“政府贪腐”与“效率低下”是长久以来的通病。但其实历史渊源并不能完全解释今天的东北,正如新闻报道中的东北不如真实的东北那样多样全面。

互联网上总会有一些对于东北地区在历史上的辉煌时期发表各种怀念的文章,这种现象在其他地区非常罕见,因为我国目前还未离开经济高速增长期,各地区也基本都处在历史上发展的最好的时期,生活水平每隔几年就能上个新台阶。

这种怀念,源自于东北地区自身相对实力的迅速衰落。从“全国经济占比过半的工业基地”到“老工业基地”,再到“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实力和心态,都有了巨大的落差。

扶贫攻坚战中,有一个贫困区在东北

有些怀念东北辉煌的文章会把时代指向日本殖民统治的伪满时代,伪满时代各项经济数据很可观不假,但其建立在对广大中国人的残酷剥削之上,且伪满时代的经济统治明确是为侵略战争服务,产出的煤矿钢铁,服务的基本上都是殖民体系下的旧日本战争机器。

数十个万人坑遗迹中的累累白骨,也绝不会同意怀念伪满时代的观点。1931年的柳条湖事变,不仅不是东北整体的快速发展期的开始,反而还是一个自主建设被打断的节点。

说起民国时期的奉系军阀,近年来风评越来越好,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张作霖统治东北的最后几年,由于两次直奉大战的缘故,让东北地区的经济一度非常艰难。

张作霖在战争中消耗了大量的金钱,在占据北京之后甚至在一段时间里开支还需要东北老家的支持。1928年,奉军撤出关内,奉票面值不断跌落,物价飞涨。1925年,现大洋与奉票汇率为100比229,到1928年就猛增到了100比2510,至于物价飞涨,以猪肉为例,1927年猪肉每斤1. 80元,到了1928年,猪肉每斤就要8元,皇姑屯事件发生之后,张作霖在经济上留下的是一个烂摊子,内忧外患皆有。

有关东北“易帜”的新闻报道

国恨更兼家仇,在内外皆有忧患的背景下,张作霖的长子张学良在继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1928年底宣布了东北易帜,降下五色旗,升起青天白日旗,名义上服从于南京国民政府。皇姑屯一声炸响,给奉天帅府送来了“三民主义”。

自1929年初至1931年九一八事变,张学良对东北进行了改革建设,如果以民国时代为节点的话,这三年时间,算得上是东北最为黄金的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