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未解之谜 > 正文

维特鲁威人未解数学题:简单就是终极的复杂

更新时间:2018-06-01 20:21 互动: 文字大小: 浏览: 手机浏览

维特鲁威人
《维特鲁威人》是达·芬奇的一幅钢笔素描画,也是他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现收藏于意大利威尼斯学院。这幅画由一个圆圈,一个正方形和一个裸体男人构成,画幅里蕴含了很多神奇的数字和比例,总能引起一些人探究其中鲜为人知的信息。


维特鲁威确有其人,他是公元1世纪初的一位罗马建筑工程师,全名叫马可·维特鲁威(Marcus Vitruvius Pollio)。他曾写过一部建筑学巨著叫《建筑十章》,内容涉猎罗马的城市规划、工程技术和建筑艺术等各个方面。当时在建筑上没有统一的丈量标准,维特鲁威提出并总结用人体结构的比例规律来作为丈量参照。这个著作的重要性在文艺复兴时期被重新发现,由此引发出探究古典艺术的热潮。达·芬奇为此书写了一部评论,《维特鲁威人》就是他在1485年前后为这部评论所作的插图。


建筑家维特鲁威在他的建筑学著作中说,大自然把人体的比例安排如下:四指为一掌,四掌为一足,六掌为一腕尺,四肘尺合全身……

这些人体比例是从维特鲁威的《建筑十章》第三卷第一章中节选的,书的后面写得越来越详细:“肘部到手的中指尖的长度为身高的五分之一;肘部到腋窝的长度为身高八分之一……”


达·芬奇以这些比例为参照,绘制了维特鲁威人,这幅素描的魅力在于抽象的几何学与人体比例在现实中的相互作用,非常耐人寻味。画中人被置于正方形中,一个动作为直立,双手水平伸展,两指尖的距离等于身高,另一个动作是将双腿跨开,胳膊举高了一些,表达了更为专业的维特鲁威定律:

如果你双腿跨开,使你的高度减少十四分之一,双臂伸出并抬高,直到你的中指的指尖与你头部最高处处于同一水平线上,你会发现你伸展开的四肢的中心就是你的肚脐,双腿之间会形成一个等边三角形。

画中摆出这个姿势的人被包在一个圆里,他的肚脐就是圆心。

 简单就是终极的复杂:达芬奇手稿《维特鲁威人》

 

维特鲁威人未解数学题:简单就是终极的复杂

达·芬奇的插图名作《维特鲁威人》(资料图片);   比尔·盖兹曾说:“二十一世纪是达·芬奇的世纪。”;   达·芬奇为后世留下的6千多页手稿,达·芬奇以意大利文写作,并以他自创的速记方法记录事情。除此之外,他更习惯采用“镜像书写”,从页面右边开始向左边书写。只有为其它人写作时,他才会以正常方式书写。一些历史学家推测他这做法是为保护笔记的内容,其它人则认为由于他是左撇子,因此这种书写方式才更快更方便。;   手稿中记录了他实验及解决问题的聪明才智。随着后世发现达·芬奇的手稿,也同时发现了他在科学及技术等方面的研究成果。;   达·芬奇曾计划将它们编辑成为百科全书出版;可惜与他的许多伟大工程一样,这工作最后还是无疾而终。展品中的大型机械发明与互动式创作,是由罗马达·芬奇博物馆创办人与意大利现代艺术家,对达·芬奇手稿经过缜密、长期的研究,并依照15世纪工法打造而成。包括了工程用的机械结构,战场上可能用到的武器。;   很明显地,达·芬奇的笔记只供他自己参考,结构散乱,字体潦草,多数也没有标点符号。有些笔迹非常紊乱,像是为跟上灵光乍现的那一刻。达·芬奇的笔记最初只是一种工具,藉以提升他绘画的造诣。透过研究解剖学,他便能更精确地描绘人体。透过研究植物和岩石,他的绘画便能更富真实感。久而久之,这些笔记已远远超出了表面的价值;他的手稿,已成为达·芬奇一生对自然界的热爱以及他的发明天才的最佳佐证。;   经过多年,大部分笔记都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藏书室或图书馆。只有一部由私人收藏。另外有两部失踪,直到1966年在机缘巧合下,才被人在马德里国家图书馆发现。目前已知共有十部内含达·芬奇的草图和笔记的手稿。;   相对于手稿的复杂难解,达·芬奇的插图名作《维特鲁威人》(VitruvianMan)则处于另一极端。《维特鲁威人》描绘了公元前1世纪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对人体结构比例所作的研究。它演绎了“黄金分割”的概念,亦即人体各部分的完美比例。;   《维特鲁威人》可能是达·芬奇最著名的插图,据他的日志记载该作约于1492年画成。图中描绘一个裸体的男性,摆出两个前后交迭的姿势,四肢伸展,一个成正方框,另一个成圆形。这幅画堪称艺术与科学的结晶,完全展示了达·芬奇对人体完美比例的浓厚兴趣。达·芬奇经由仔细阅读维特鲁威的研究,结合自己对人体的观察画成此画,成为第一位借助数学来理解人体结构的自然学家。;   “简单就是终极的复杂。”达·芬奇说。

《维特鲁威人》告诉你人体密码

维特鲁威人未解数学题:简单就是终极的复杂


《维特鲁威人》

  卢浮宫博物馆馆长索尼埃在临终前,在艺术陈列馆的拼花地板上画了一个大圆圈,然后脱光衣服,张开四肢仰面躺在圆圈中,以此暗示孙女索菲他的秘密身份。因为担心索菲看不懂他的暗语,他又在身边的地板上留下遗言:“去找罗伯特·兰登。”

  身为宗教符号学专家的兰登果然不负所望,很快就看出索尼埃摆出的姿势来自达·芬奇的名画《维特鲁威人》。

  这是丹·布朗在他的小说《达·芬奇密码》中引出的第一幅名画。

  维特鲁威是公元1世纪初一位罗马工程师的姓氏,他的全名叫马可·维特鲁威。当时他写过一部建筑学巨著叫《建筑十章》,其内容包括罗马的城市规划、工程技术和建筑艺术等各个方面。由于当时在建筑上没有统一的丈量标准,维特鲁威在此书中谈到了把人体的自然比例应用到建筑的丈量上,并总结出了人体结构的比例规律。此书的重要性在文艺复兴时期被重新发现,并由此点燃了古典艺术的光辉火焰。在这样的背景下,达·芬奇为此书写了一部评论,《维特鲁威人》就是他在1485年前后为这部评论所作的插图。准确地说,这是一幅素描,画幅高34厘米,宽25厘米。问世以来,一直被视为达·芬奇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收藏于意大利威尼斯学院。

  此画的构图由一个圆圈、一个正方形和一个裸体男人构成:正方形下边的边线外切于圆周,外切点刚好是这条边线的中点;人体仰面躺在圆圈与正方形相重合的范围内,头部的顶点与正方形的上边线相切,切点也正好是边线的中点;两脚并拢于圆圈与正方形下边线的切点上,躯干与正方形的上下两边的边线垂直,两手平伸成180度,两手的指尖刚好抵达正方形左右边线,并与之垂直。在此基础上,人体在画面中又摆出第二种姿势,两脚分开,脚掌面与圆圈相交;两手上举至正方形上边线与圆周的交汇点上,刚好与头顶同高。整个人体,无论是第一个姿势还是第二个姿势,都在圆圈和正方形内显得十分对称。

  人们看重这幅画的对称与谐调。许多年以来,这幅画作的基本构图被视为现代流行文化的符号和装饰,广泛应用于各种招贴画、鼠标垫和T恤衫。